贺熙朝

番外其一 独孤断篇(下)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裤衩辟邪 本章:番外其一 独孤断篇(下)

    readx;m

    迟回城中人本就不多,既然人不多,城里卖肉卖菜的,卖酒卖笑的,酒楼茶馆,小吃摊贩也都不多。

    唯一一家能够称得上是客栈的地方,原来是作为城里的马场改造的。既然是马场,也自然没有什么阁楼了,都是清一色的平顶房子,窗户开得有半个墙面大,与凉亭的差别大抵也就是一个是尖顶一个是平顶,一个拐角的地方占地大一个拐角的地方占地少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的房子能住人么?

    当然能住人了,既然能养马,为什么就不能住人?

    只不过当起风或者夜晚的时候,需要将门窗关严,然后在屋里多挡几张羊皮御寒罢了。也正因如此,一旦关了门遮上羊皮,外面发生了什么、有什么吵动,在屋里的人是很难听到、看到的。

    同样,因为屋里的羊皮也遮挡在窗户后面,所以外面的人若是想要看清屋里是否点着灯,是否有人未睡,也基本上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客栈名为“雨天疏客”,起这个名字的掌柜大概是觉得平日里没有个生意实在是说不过去,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好歹是个心理上的安慰——客人少,客人少是正常的啊,谁家下着大雨还在街上跑呢!

    他却没有料到,即便是下着暴雨的时候,有人该在外面跑就[ 还是会坚持在外面跑。

    就在一个罕见的雷雨夜,上百号的马贼包围了这家客栈,劫了银子不说,还将这客栈掌柜的性命也一道“劫”了去。

    算起来,此时不过距那次事情发生不到一年时间,可是现在的掌柜的已经到了第七位了。

    就在方才独孤断与笛音来时掌柜的还是一副矮矮胖胖的模样,这一会儿再看他却已经成了瘦瘦高高的模样了。这当然不是说此人的易容能力有多么出神入化了,只是因为那原来矮胖的掌柜的,此时已经躺在了后厨的案板上,成了一堆新鲜的生肉。

    “三头领您来了!”瘦高的掌柜偶尔抬头向外看去,见一人垂首进了来,忙从柜台后面麻溜跑了上来,殷勤道:“大头领二头领吩咐过今晚由您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来人便是花语迟。她微皱眉头打断那瘦高之人的话道,眼睛却是连看也不看他,仔细打量了一番周遭,确认并不是那二人故意诓她,这才又开口道:“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十一人。”那“掌柜”并不因为花语迟的奶毒态度而稍有不满,于他而言无论高层有什么明争暗斗,他也不过是一个传话的、干活的,分内之事哪里有应该不应该做的区别?

    见花语迟不语,他又继续解释道:“这十一人中有四个人是单独住的,住两个人的有两间,还有一间住了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花语迟听后微微皱眉,似乎对今晚住店之人并不满意。做她这一行的人当然知道,来这城中之人必不是简单之人,而敢在城中过夜的更是必有所凭仗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花语迟关心的却不只是这一点,她与别的马贼向来不同,只拿钱劫货,从不轻易杀人——如果对方又恰逢带着女眷、孤幼,她还会少要一些。

    这名临时的掌柜的自然明白她的风格,垂头应道:“乙号房是一家三口,有个六七岁的小孩子,己号房有一名老人,最后庚号房的男人还带了一名小··娇··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围没有其他人了么?”花语迟点头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今天人散得早一些,清场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。”掌柜的说这话时,心中忽然又想起一事,遂开口道:“说起来,今晚来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?”听出掌柜的语气中似有所异常,花语迟心中警觉,沉声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……也没什么不对……”对方又讪笑道:“听说朝廷那边已经注意到咱们这边的事情了,近期就准备派兵来围剿……属下方才想到了这事,可转念一想不应该会如此的快才是,况且外围的兄弟们今日上午时还传信回来说暂时并无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确实听说过。”听对方这样说,花语迟心中稍松,朝廷派兵围剿马贼一事她也知道,却不是她要独自动手来赚些银子的原因。做完这一票,她就收拾东西走人了,管他朝廷来不来人,只是不要碰上那两人便好了。

    “多提防一些吧……”嘴上敷衍两句,她已经提了剑准备往后院走——先前说过,这里与一般的客栈不同,别的客栈都是楼上楼下,这里却是前院后院,前院是柜台,后院是客房。

    见她入后院,那掌柜的一个猫跃便出了门去,临走时还细心地将大门带过锁上。对于他们这些会点功夫的人来说,一道门也起不了多少作用,而对于那些凡夫俗子来说,这一道锁多少还是能费他们一些工夫的。

    偌大的马场,此时也不过是他们十二人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客房共有十间,分别是按照天干的顺序从北向南排开,最南头三间并无人住,而前面七间因为内中都放下了毡子,只有微光透出,反倒是省去了她藏起身形的麻烦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花语迟入了后院,便需要向着其中一间房去便可,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是这样做的,只不过只走了数步之后,她却停下来了脚步,眉头紧皱地站在院子中间,手不知道何时已经压上了剑柄,似乎随时都会拔剑而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要是再不来人,老头子我就要在外面冻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说话,花语迟神色松动,心中反而放松下来,心道:果然是有些不寻常……

    从她入院的一瞬开始她便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,方才至她走到院子中间时,她已经确定这其中必有诡异了,只不过不确定这“诡异”从何而来,因而神色凝重。此时有人说话,却像是解开了谜底,让她心中的猜疑得到了证实,疑惑也因此解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剩下的那便好说很多了,杀人也好,伤人也罢,既然来了她便不能空手回去,哪怕直接拿了路费就走,也绝不能一点银子没有就上路。

    心中打定主意,她手中微微用力,剑已寒光微泄。

    也便在这时,只听“噔噔”六声轻响后,那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号房一一打开,其中或多或少,都有一至三人不等走了出来,且人人紧盯她而来,只是几步之后便形成了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除了先前那自称“老头子”的那位老人,花语迟身前的这九人之后还另有一名孩童。

    不,不是孩童!他虽然是一副小孩的打扮,甚至手中还有一只呼呼直转的风车,可花语迟却在第一眼时便已看出,那不过是一名伪装成了小孩的侏儒罢了!

    此刻他与别人不同,正冲着花语迟笑,这让花语迟心中不由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哦?这就是那把流光剑么?”与前面这几人的状态不同,她身后的那名老人此时却被花语迟手中的剑吸引了注意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”见对方认识“流光”,花语迟心中微讶,却也没有否认,只是在想自己这柄剑虽说有一些名气,却也没有到人人皆知的地步才是,这些人能够一眼便看出这把剑,那么自然也便知道自己是谁了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见她亲口承认,那老人又轻笑两声,一边走着一边向花语迟走近,直到走到她身后一丈位置时这才停下。能够不具提防地站在这样近的距离,至少可以说明对方对花语迟是没有恶意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流光剑,那么您就是语迟姑娘无疑了,你们都把兵器收起来吧。”老人轻笑着说着,一挥手那对面九人皆依言将兵器收了起来。别人的兵器花语迟并未看见,可那名侏儒却是将手中的风车收起,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的,只是一个眨眼,那风车竟然又变作了一只拨浪鼓在他手里……大概是其中有着某种机关才会这样吧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知道我?”心中存疑,花语迟这才侧身向身后的老人问道。直到这时她才看到那老人的模样,只不过这老人与一般的老人也并无区别,只是看上去面色更加红润些,精神也更好些罢了。

    “虽未谋面,可是却听说过。”老人点头道:“老朽严惠宾,见过语迟姑娘了。”说完,向花语迟微微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……”花语迟反而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了,这“严惠宾”她并没有听说过,关键是这现场的氛围此时却说不出的滑稽:方才分明还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,此刻怎么好像是一场误会的样子了?

    “说起来,您好像没有见过我啊……”严惠宾大概猜出了花语迟疑惑的原因了,微笑道:“在下是朝廷踏部里的人,前些日子刚刚擢升为青花帅……”

    “踏部?”对于“青花帅”,花语迟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可是“踏部”她却知道的,只听到这一个词,便全身如遭重击,脸色瞬间变得复杂起来:“也……也便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您所说的是什么意思……”严惠宾佯装不知,不紧不慢道:“在下是奉了佘大人之命前来围剿此处的马贼的,没想到今晚入这局之人竟然会是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佘庆派你们来……就没有别的事?”听到这里,花语迟又稍稍放下心来:只要没有别的事情,她现在走还是来得及的……

    “没别的事情……吧……”严惠宾皱眉苦思,然而回答的语气却又显得太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人没来?”不知道为什么,她问出这句话时,自己心中却一时没了想要的答案……或者说,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对方来了好,还是没有来的好。

    “佘大人公务缠身,已经很少亲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他!”花语迟微怒,见对方一副无辜模样困惑看他,又微红垂首道:“独孤断……独孤断来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她话尚未说完,忽觉一股重力向她袭来,不及她有所动作,那巨力便已侵袭她身,意料中的飞跌出去并未出现,反而是全身被箍得紧紧的,除了那一声应急喊出的“啊”外,便没了发出别的声响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捉住了捉住了!”她正心中恼怒着,却忽然又听有人在欢快地叫嚷,不用看到那人,从这声音也能辨认出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语迟姐姐,怎么样怎么样,这次跑不掉了吧?我就说嘛这迟回城是个好地方……”笛音欢笑着在他们两人背后说道,一边说着一边向旁人催促:“快走开,快走开,这里不需要你们打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佘大人早就吩咐过不需要我们插手,方才也是误会而已……”严惠宾尴尬笑笑,又向另外九人招呼道:“召集人手吧,方才的局已经破了,估计外面也已经听到了风声,那也只能迎面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带着众人往外走,不一时就听外面一阵金铁交鸣和惨嚎之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终究是找来了。”她感受着背后那人的力量,虽然呼吸有些困难,心里却说不出的轻松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独孤断点头,似乎是意识到花语迟并不能看到他,这才又轻声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听说,你说话不结巴了……”明明害怕不知道说什么,可是脑子里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却又层出不穷,她挑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倒不觉得有什么好……一样是不习惯说话……”独孤断微愣,却还是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再之后,便是沉默。一旁的笛音看着心中不免焦急,这两人该不会就这样扭捏一整夜吧?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跑了?”终究,独孤断开口问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想来取些路费的再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取了路费,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没有决定呢……大概是往东走吧。”花语迟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正打算往东走,不如一起走吧?”独孤断说着这话,大概是因为心中紧张,不知不觉间,手上的劲儿似乎更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也好……”花语迟应道,说完,又略有些费劲地开口道:“你放松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?”独孤断否认道:“我……我本来就不紧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,我是让你的手松开一些,你再用些力就把我勒死了!”

( 贺熙朝 http://www.xiashu2.com/14/14696/ ) 移动版阅读m.xiashu2.com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贺熙朝》,方便以后阅读贺熙朝番外其一 独孤断篇(下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贺熙朝番外其一 独孤断篇(下)并对贺熙朝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玄幻魔法| 武侠修真| 都市言情| 历史军事| 网游小说| 科幻小说| 乡村小说| 其他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