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做门阀

第一千两百三十三节 宫变(1)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要离刺荆轲 本章:第一千两百三十三节 宫变(1)

    举着火把的士兵们,将整个建章宫,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火把掩护下,一支军队,悄然的在黑暗的掩护下,悄悄的绕过了建章宫北阙高大的城楼监视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七扭八拐,沿着复杂的长安城街闾,来到了位于建章宫东部,近渭河的一小段宫墙下。

    这里相比北阙,守军就少得多了。

    因为,没有人会相信,会有人胆敢从此地进攻。

    狭窄的通道,坚固的城楼以及险要的地势,足以使得任何敌人,都无法从此地威胁建章宫的安全。

    但,他们还是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黑暗中,霍光走到城楼下,李广利和刘屈氂在他左右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!”李广利走到城墙下的一个角落,摸摸索索了好一会,然后将地上的沙石扒开,露出了藏在沙石下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,营造建章宫时,负责营建的官吏,修建了这条直通建章宫内的甬道……”李广利回忆着:“后来,我兄李延年无意中得知了这条甬道,于是用其向宫内运送妇人、酒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此还特意加固了甬道,使其可供两人匍匐通行……”

    霍光点了点头,然后叫来一个他的亲信家臣,打开那甬道上盖着的石板,对其吩咐:“汝进此甬道,到另一面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诺!”那家臣闻言,立刻脱掉衣甲,扔掉兵器,趴下身子,跳入甬道之中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他回来禀报:“主公,臣过甬道,到了另一侧看了,其出口应是一座废弃的偏殿,殿中散落的都是些废旧不用的家具!”

    “善!”霍光抚掌大赞,然后下令:“所有人依次下次甬道,到宫中偏殿待命!”

    于是,三百多名霍光挑选出来的精锐心腹们,排着队,静悄悄的在黑暗的城墙下,从这条甬道一个一个的潜入宫中。

    而城楼上的守军,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或者说,没有人知晓。

    因为,就在不久前,奉车都尉赵充国以加强北阙防御的名义,将原本镇守此地,并巡视这一代的宫门卫尉调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一段长达三百余步的城楼上,只有不到二十名作为预警的士兵留存。

    这二十人,需要驻守这一段城墙,并巡逻、监视远方异动,还需要派人固守城楼上的几处关键地点,以备随时敲响警钟。

    于是,可以来回巡逻的士兵,已经只有一个什。

    这么点兵力,仅够警戒几个关键的地点。

    而在霍光他们所在的位置,一个时辰也未必有一个人会过来巡视。

    由之,霍光的计划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就有人通过甬道回来复命:“主公,臣等已至偏殿!臣四下察看过了,宫阙卫兵稀疏,巡逻卫队每刻钟才一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”霍光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面他也有些狐疑,因他很清楚,便是平时,建章宫的巡逻力度,也有这个水平。

    如今,这种时候,怎么也才这样的力度?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就算是陷阱,他也只能跳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霍光立刻转身对人道:“尔等立刻去禀报太子,叫家上配合我等行动!”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!

    只要能顺利的潜入宫中,接近玉堂殿。

    便有机会控制天子,再通过天子反过来命令建章宫守军弃械归降。

    即使不能,也可以配合宫外大军,拿下这建章宫的宫阙,从而给天子及其身边大臣施加足够大的压力,迫使他们低头妥协!

    霍光相信,只要大军控制宫阙城楼,营造足够的声势。

    天子是必然的妥协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张越举着火把,走上武库的制高点——一栋三层的阁楼楼顶,然后远眺着建章宫方向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将军,吾等何时行动?”在他身边,宋襄看着远方,跃跃欲试的问道。

    在不久前的库房会议里,整个鹰扬系的军事力量,已经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于是,统一了意见与决心后的武将们,当然想要迫不及待的尝试挥舞双手拿着的刀剑,想要看看它们的能耐。

    而长安城内,现在的情况,也让他们的肾上腺素分泌过快。

    兴奋中,自然难免激动。

    “不急!”张越摆手道:“且待天明,再做计较!”

    现在这黑灯瞎火的,实在不方便大军行动。

    而且很容易伤及无辜,酿成大乱。

    对已经占据了武库,可以从容进退的张越来说,没有必要也没有那个需求主动冒险。

    当然,更深层次的原因,还是来自张越自身的清醒认知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还未明了。

    而且,太子方面和建章宫守军也还没打起来。

    若他提前动手,恐怕就可能落入陷阱中。

    而且也不利他未来对天下解释。

    还是等天亮比较好。

    反正他不急,急的是别人。

    等他们动手了,打了起来,事情就已经无法挽回,也没有办法收场。

    于是,他这个鹰杨将军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等到两边两败俱伤,鹰扬大军打起勤王的旗号出来收拾残局,岂不美哉?

    再一个就是,现在敌我不明,敌我力量也不明确。

    是不符合兵家作战的条件的。

    张越可不敢因自己的一时冲动,而葬送掉那一万多跟随他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可若建章宫那边,若在天明前分出胜负……”宋襄皱起眉头:“这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张越笑了:“能在天明前便解决事端的,只能是天子!”

    “天子既已平乱,吾等作为勤王兵马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“届时,吾率诸公以河西匈奴有事为名,率部北走,这天下谁人能拦?谁又敢拦?”

    只要枪杆子握在手中,就可以让任何有心人为之忌惮。

    投鼠忌器之下,张越安然北走河西。

    只要出了萧关,就是天高任鸟飞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该轮到长安给他一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而这无疑是最安全、最保险的做法。

    只要坚定这个立场,那么,鹰扬系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宋襄等人听着,纷纷点头,他们也回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鹰杨将军如此抉择,确实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更可以将大义名分和道德制高点,抢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儒将啊……这久假而不归的本身……”许多人都在心中想着,对张越的信心于是更高了。

    一个沉稳冷静的领袖,是必然成事的!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还有什么担心的呢?

( 我要做门阀 http://www.xiashu2.com/1/1954/ ) 移动版阅读m.xiashu2.com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我要做门阀》,方便以后阅读我要做门阀第一千两百三十三节 宫变(1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我要做门阀第一千两百三十三节 宫变(1)并对我要做门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玄幻魔法| 武侠修真| 都市言情| 历史军事| 网游小说| 科幻小说| 乡村小说| 其他类型